希望国庆节前香蕉出库上市时价格能够涨上来

2020-08-12 06:55

“要知道香蕉进入采收期后,每3天就长一成熟。

今年五六月间,“海南蕉急”成为网上微博和各大论坛的热词,“蕉贱伤农”问题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上演了一场全国网友团购海南香蕉的爱心行动。

砍工在蕉园里将一串串香蕉砍下来后,由挑工挑出蕉园,一回挑2串。车后有两个木框和帆布做成的大水池。工人们告诉我,第一个水池装的是清水,用来清洗香蕉;第二个水池装的是保鲜液,在保鲜池中涮过后的香蕉才能保持皮色鲜绿。

“明天要是不下雨的话,可以过来装车了。”电话那头的白沙县种植户朱泽荣给罗盛波打来电话。朱泽荣是罗盛波的老客户,几天前罗盛波就已看过他地里的香蕉并达成收购的口头协议。在电话里与对方谈好了每斤1.7元的收购价格后,罗盛波答应天气晴好的话就派工人过去装车。

“明年的市场行情怎么样咱们猜不透,但加强香蕉小苗、中苗期的管理,注意防治根叶病虫害,提高香蕉品质,这是‘硬道理’。”罗盛波说。由于对明年香蕉市场的忧虑,今年罗盛波新租下来的600多亩地虽然已经付了租金,水电也铺设好了,考虑再三后他还是决定不扩种。

罗盛波不仅种植技术好,而且市场经验丰富。2009年,他种植的2000多亩香蕉,2010年上市后给他带来了1600多万元的收益。可是,2010年他种植的2600多亩香蕉,却让他赔了200多万元。

罗盛波痛定思痛之后,能够主动思考,探寻究竟,从种植户自身的角度寻找今年海南香蕉“烂市”的主要原因,反映了理性和“觉醒”。

仅仅会种还不够

“种香蕉投入大,风险也高。”罗盛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香蕉,地租、蕉苗、化肥、农药、灌溉和人工费用等投入至少7000元以上,一代苗的投入还要高,所以每斤收购价要是低于1.2元,蕉农就基本没有钱赚了。

运销出岛的香蕉采收最佳时机是七至七成半熟,这时候不采收,香蕉很快就会成熟过度甚至会‘水烂’、‘裂口’,品质、卖相不好自然也就影响销路。有经验的种植户都会错开种植时间,分批次采收上市。”罗盛波解释说:“其实,4月下旬乙烯利风波之前,香蕉市场早已变成买方市场了。”

罗盛波是乐东黎族自治县九所镇有名的“香蕉大王”和运销大户。他创办的海南乐东波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是海南省农业龙头企业和乐东县优秀农业企业。

“今年我总共才发了1500吨左右的香蕉,这是历年来最少的。”吴安明坦言:“前段时间一些种植户自己发货,好坏‘一锅端’,质量参差不齐,造成市场滞销,价格一下子就降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不敢多发货了。”

吴安明给记者算了一笔香蕉运销账:香蕉离开田头后要两天两夜才运到成都。包括运费、工费、包装材料费、代办费等整个算下来,每斤香蕉在运销环节至少要增加成本费0.8元。

海南是我国重要的香蕉产地之一。据海南省农业厅统计资料显示,去年该省香蕉收获面积约87.5万亩,产量约190万吨。每年年初香蕉成熟上市后,就会吸引来自四川、河南、江西等地的数百上千名经销商在全岛各主要香蕉产地设立收购代办点,与海南本地运销商一起组织香蕉陆运销往全国各地,他们是连接蕉农和消费者的一道重要“桥梁”。

“4月15日后,蕉价急降,蕉农急了。这时全省南部和北部各主要产地的香蕉一窝蜂涌向市场,再加上与两广香蕉上市的时间‘撞车’,后果可想而知。”罗盛波无奈地摊开双手。

吴安明说,香蕉砍下来后被挑出田头或送到收购点,接下来的事情就全是我们经销商做的了。

“我2004年开始来海南收购香蕉。现在基本上是上半年在海南,下半年转到云南。”来自四川成都的经销商吴安明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从未遇到像五六月份那样的“烂市”,现在发货基本上是为了巩固客户而在做赔本买卖。

“就今年的情况来说,许多蕉农心里认为我们经销商压价收购赚大钱,于是就自己或几个人拼车发货。殊不知这样一来既增加了成本,还造成市场滞销。扩大产业化、组织化规模,提高应对风险的能力,才是目前最需要做的。”吴安明说。

一路颠簸,我们来到了位于乐东县尖峰镇境内的大片香蕉园里。一辆大卡车正停在路边装运香蕉。罗盛波告诉我说,这些是收尾蕉,往年这个时候香蕉早就采收完了。一问价格得知,每斤收购价1.8元左右。

提高香蕉品质是“硬道理”

道路两旁的香蕉树上挂着被三层纸袋包着的一串串香蕉,罗盛波不时走上前去划开纸袋,用手指按按。他告诉记者,这片香蕉是他交了定金准备过几天来收购的。香蕉串垂下后先要套上第一层定型纸袋,再套上2层防护袋或塑料膜。

“今年的那次香蕉‘烂市’不能全赖‘乙烯利风波’。”在前往香蕉园的路上,罗盛波告诉记者:“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蕉农没有把握好商机,将市场搅浑了。”

罗盛波说,年初海南香蕉开始上市时,每斤收购价近2元,4月初时,达到每斤3元多,出现了近10年来海南香蕉的最高价。可是,面对这样的香蕉利市,很多蕉农还是觉得没有达到他们对市场的预期,不愿砍蕉上市,留在地里期待价格继续上扬。

扩大产业化、组织化规模

海南香蕉协会会长赵军告诉记者,目前在海南种蕉人中有80%是外地人,当地农民多属散户种植,“组建合作社种植香蕉在海南所占比例至多10%左右。”赵军说。

前些日子,罗盛波投入15万元为他的10万株香蕉投保。香蕉保费每株1.6元,其中自缴保费1.12元,省财政补贴0.48元。罗盛波表示,海南香蕉产业做大做强,还需要各方面的大力扶持。

从今年香蕉“烂市”中走出来的海南蕉农,如何安排香蕉生产和面对来年的市场?记者近日赶赴素有“中国香蕉之乡”美誉的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深入蕉园访蕉农问蕉情。

“蕉价一降再降,着急的蕉农才急于砍蕉上市,这时挑工、包装工难找,劳工费用高,香蕉采摘不及时。到蕉农自己往岛外发货的时候,市场就全乱套了。”罗盛波的朋友、同是香蕉种植户的陈永谦点头表示认同。

“9月21日,刚发了1车香蕉去成都,每斤收购价是2.23元(上等品),加上运费等各项成本就已经超过3元,而现在成都香蕉的零售价每斤只有3元左右。”吴安明说,“装车的时候就知道是亏本了,希望国庆节前香蕉出库上市时价格能够涨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