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过物业

2020-08-14 02:12

今年8月,第一批ppp模式建设的20个公共充电桩在中华艺术宫投入使用。工作人员向记者演示了用公交卡充电的流程:车停好后,接上充电插头,将公交卡在充电桩上轻轻一刷,选择自动充满,就可以开始充电;等从中华艺术宫参观回来,只要再刷一下公交卡,就可根据充电电量自动结算。“我们现在每度电加收0.45元的服务费。”工作人员介绍,如果按照工业用电价格测算,大致在每度电1.6元左右。除了交通卡支付,车主还能用etc电子付费系统和银行卡支付,或用手机扫码通过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

此次静安区第一批“绿色出行网点”包括10多家单位和商业场所。上海国际汽车城新能源汽车运营服务公司董事长曹光宇介绍,此前以嘉定区为核心的分时租赁试点一年多来,手机预约、自助取车、异地还车、以时计价、网上付款的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商业模式,已经从示范运行走向运营,具备了向上海全市推广的基础。预计到今年底,电动汽车分时租赁服务有望覆盖上海市区多个重大交通枢纽、cbd商圈和人口密集的住宅小区,市区租赁网点预计将突破300个,再加上嘉定区的近200个网点,最终全市实现500个网点规模,3000辆在运营、可共享的电动汽车。

据统计,截至2015年5月底,上海共建有充电桩7496个,其中公用、专用充电桩3211个,私人自用充电桩4285个。另据上海发改委透露,2014年全年上海发放电动汽车牌照10644张,今年1至5月又发放了10251张,合计20895张,其中私家车约占70%,约14000多辆,远远超过私人自用充电桩的建成量。

但是,对于住在老小区的居民来说,建设充电桩就未必如此顺利。据了解,住宅小区私人用户申请自用充电设施建设,流程包括:达成购车意向、用电申请、建设施工、安装验收、运营维护等5个阶段。根据今年初上海市经信委实施的新能源上牌新政,购买新能源汽车上免费牌照,必须先安装充电桩。而大部分老小区的车主往往因为这一规定,在达成购车意向之前就止步,从而无缘新能源汽车。

事实上,除了没有固定车位,也有部分物业会以安全作为“借口”阻拦充电桩进小区,即便有了《暂行规定》,对于这部分小区,政府也只是给予指导性意见,并没有明文规定物业需要履行哪些职责。而为让车主能够顺利买车、上牌,4s店、第三方安装公司和车主往往伤透脑筋,有些车主还想尽办法搞到一纸证明,然后在买好新能源车之后,直接从家中拉根电线下来充电,这又会造成新的用电安全问题。

不久前,记者在上海静安区与上海国际汽车城共同启动的“evcard电动汽车分时租赁”项目现场看到,周边停车位已经十分紧张,但还是专门辟出了5个停车位,配备5个专用充电桩。项目启动首日,一名大学生驾驶着一辆纯电动车来此。他表示,学校内就有分时租赁网点,开车到这边再通过其他交通方式回家非常方便。

《暂行规定》出台后,各类小区对待充电桩的态度开始出现积极变化。比如家住上海杨浦某新建小区的刘先生告诉记者,他于今年6月买了一辆特斯拉电动汽车,在和小区物业协商建充电桩的问题上很快达成协议。该小区物业表示,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小区全力支持业主建设充电桩。

在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芦小姐,最近就因为给不出“充电桩安装证明”吃了闭门羹。“我问过物业,对方以我没有固定车位为由拒绝了。这我理解,小区车位原本就靠‘抢’,就算我东拼西凑把各种证明补齐了,物业同意了,我把充电桩装上了,也不能避免车位会被别的车主占用,而我还是没有地方充电,那样装上也没意义。”针对这一问题,小区物业也很无奈,并表示停车位是开放共用的,没有办法只让一家人装充电桩使用。

记者了解到,上海还有意采用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在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标志性文化场所、学校、医院等公共机构,率先推广公共充电桩建设。

出现这一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沪上新老小区对待充电桩建设态度不一。针对这一问题,今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上海市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管理暂行规定》明确,充电设施建设主体及相关方分别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小区物业服务企业、电力企业、电动汽车车主。对于充电桩进小区难的问题,《暂行规定》提出,物业有责任支持和配合充电设施建设工作。

“5年内我们要争取使公共充电桩覆盖所有公共机构。”此外,上海新版的公共区域充电桩建设意见也将于近期出台。上海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经济日报 记者 李治国)

上海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充电桩建设成本高,建成后运营维护的投入更大。因此,上海探索采用ppp模式在公共机构推广公共充电桩建设,是一种有益探索。目前公共机构充电桩的建设,大多是政府财政支出,需要提前做预算,而财政预算一旦定下来就较难更改。ppp模式下,让社会资本来参与,会更加灵活。

为促进新能源车发展,上海提出要在公务车、公共交通领域率先应用电动汽车取得突破,提高电动汽车在汽车消费市场的份额,形成“电动汽车+分时租赁”的公共交通模式;特别是要在一些公共机构率先推广公共充电桩建设,在破解充电桩建设难问题方面进行探索。